關於部落格
詩、散文、小說
匯集之所在
  • 156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詩」話人生50首 輯二

一棵開花的樹席幕蓉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愛 情路 痕   用思念   拉你過來   用溫柔   將你綁在身邊   如果不聽話   再費幾滴   眼淚   或一些口水   將你灌醉
蔣 勳   我願是滿山的杜鵑 只為一次無憾的春天   我願是繁星 拾給一個夏天的夜晚   我願是千萬條江河 流向唯一的海洋   我願是那月 為你,再一次圓滿   如果你是島嶼 我願是環抱你的海洋   如果你張起了船帆 我願是輕輕吹動的風浪   如果你遠行 我願是那路   準備了平坦 隨你去到遠方   當你走累了 我願是夜晚   是路旁的客棧 有乾淨的枕席 供你睡眠   眼中有夢 我就是你枕上的淚痕   我願是手臂 讓你依靠 雖然白髮蒼蒼   我仍願是你腳邊的爐火 與你共話回憶的老年   你是笑 我是應和你的歌聲   你是淚 我是陪伴你的星光   當你埋葬土中 我願是依伴你的青草   你成灰,我便成塵 如果啊,如果----   如果你對此生還有眷戀 我就再許一願----   與你結來世的因緣
錯 誤鄭愁予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朋 友隱 地   一棵孤獨的樹   另一棵孤獨的樹
浪 花洪志明   大海有話   想對船說   船聽不懂大海的話   慢慢地走開   美麗的浪花還是圍著船   說個不停
耳朵失蹤隱 地   黃鶯還肯歌唱嗎?   口沫橫飛的年代   所有的嘴巴都在尋找耳朵   每一隻患了不停說話症的大嘴巴   為耳朵的不再勃起   鬱鬱寡歡   說 speak 說   整座城的嘴巴   全在張合著   人們的臉變得像一架探照燈   四面八方通緝   逃亡的耳朵
山 水隱 地   往事   是一座遠山   望著它   山在   接近它   山在虛無縹緲間   故友   是一條河   望著它   河在   接近它   這會兒的河水   不是從前的河水
斷 章卡之琳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的人在橋上看你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   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蔣 勳   開,或者關   都可以   有時候是阻擋   有時候是歡迎   進,或者出   都可以   它真正的意思   只是通過
婚 歌曾淑美   我要到你的餐桌吃飯   我要在你的枕上睡眠   彼時藤蔓開出花朵   爐火為我們驅寒   任你到我懷中生病   任你在我髮上玩耍   彼時雨水洗淨憂傷   陽光為我們打掃被窩
寂 寞隱 地   我看著鏡子裡的你   你看看鏡子外的我   我笑了   你也笑了   寂寞的時候   我們這樣互相笑一笑
一個屋頂下一個家隱 地   安安靜靜的一個早晨   他為盆花澆水   每一個房間裡的客人都在酣睡   他正在煮咖啡   屋子裡瀰漫咖啡香   一片全麥吐司 一個蛋   為這種尋常的家居生活 他感動   一個屋頂下一個家   經過多少奮鬥   才能抵抗外面的風雨?
單人舞隱 地   中午回家   一室安靜 接待我的是   半個青椒 一隻蘑菇   隨興煮一盤義大利麵   佐以黑醋 橄欖油   簡單的烹飪術   一頓美味的午餐   我是餐廳裏唯一的廚師   唯一廚師的客人   隔絕 使我享受到自由   自由地為我的主人播放音樂   咖啡香溢滿屋室   啊 迴旋的音符   多麼快樂的一場單人舞
評 分林妲.派斯坦   丈夫批了一個甲等   給我昨天的晚餐   一個「未完成」給我燙的衣服   一個乙上的床上表現   兒子說我普普通通   一個普通的母親,但若   用心的話   還可以改進。   女兒主張   「及格/不及格」制;她跟我說,   我及格。且等他們發現   我要輟學了。
一半之歌隱 地   一半的人忙得發狂   一半的人在閒嗑牙   一半的人意氣風發   一半的人憔悴鬱傷   一半人急著出門   一半人正趕著回家   黑夜一半 白日一半   新一半 舊一半   一半是天 一半是地   活在中間的 也是男女各一半   這世界什麼都是一半一半   當你不在這一半 就會在那一半   意志一半 機運一半   睡一半 醒一半   一半擁著一半 和平   一半指責一半 戰爭   地理一半 歷史一半   人的未來 禍福一半
母難日余光中   (之一) 今生今世   今生今世   我最忘情的哭聲有兩次   一次, 在我生命的開始   一次, 在你生命的告終   第一次,我不會記得,是聽你說的   第二次,你不會曉得,我說也沒用   但兩次哭聲的中間啊   有無窮無盡的笑聲   一遍一遍又一遍   迴盪了整整三十年   你都曉得,我都記得   (之二)矛盾世界   快樂的世界啊   當初我們見面   你迎我以微笑   而我答你以大哭   驚天,動地   悲哀的世界啊   最後我們分手   我送你以大哭   而你答我以無言   關天,閉地   矛盾的世界啊   不論初見或永別   我總是對你一哭   哭世界始於你一笑   而幸福終於你閉目   (之三)天國地府   每年到母難日   總握著電話筒   很想撥一個電話   給久別的母親   只為了再聽一次   一次也好   催眠的磁性母音   但是她住的地方   不知是什麼號碼   何況她已經睡了   不能接我的電話   「這裏是長途台   究竟你要   接哪一個國家?」   我該怎麼回答呢   天國,是什麼字頭   地府,有多少區號   那不耐的接線生   卡噠把線路切斷   留給我手裏一截   算是電線呢還是   若斷若連的臍帶   就算真的接通了   又能夠說些什麼   「這世界從你走後   變得已不能指認   唯一不變的只有   對你永久的感恩」
雙人床焦 桐   夢那麼短   夜那麼長   我擁抱自己   練習親熱   好為漫漫長夜培養足夠的勇氣   睡這張雙人床   總覺得好擠   寂寞佔用了太大的面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