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詩、散文、小說
匯集之所在
  • 156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詩」話人生50首 輯三

給要離家的女兒林妲.派斯坦   你八歲那年   我教你騎   腳踏車,邁著大步   傍著你,   你搖搖擺擺   坐兩個圓輪而去,   我自己圓著嘴   驚見你使勁   前行,順著彎曲的   公園小徑,那時   我一直等待   那砰然一聲   你摔下來,便   衝著追上去,   而你漸騎   漸遠,   漸小,漸易破損,   拚了命   踩上,踩下,尖聲   大笑,   頭髮甩動   在背後,像一方   手帕揮舞著   再見。
學會三件事─給讀啟智班的女兒劉碧玲   媽媽要你學會三件事   刷卡方向要正確   按鈴動作要清楚   下車站牌要記住   將來有一天   媽媽會老去   公車和捷運   將帶著你繼續單飛   飛出屬於你自己的明天
苦 瓜張芳慈   走過 才知道那是中年 以後弄皺了的 一張臉   凹的 是舊疾 凸的 是新傷   談笑之間 有人說 涼拌最好
回 家辛波絲卡   他回家。一語不發   顯然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他和衣躺下   把頭蒙在毯子底下   雙膝蜷縮   他四十上下 但此刻不是   他活著—卻彷彿回到深達七層的   母親腹中 回到護衛他的黑暗   明天他有場演講 談總星系   太空航行學中的體內平衡   而現在他蜷著身子 睡著了
隱 地   聽不清   聽不清我在說些什麼   他的耳朵背了   耳朵開始背叛他   說到背   他的背總在發癢   背在抗議什麼   背叛 背德 背離   老人有時候面對著的   背影   再也沒有回來
收藏家余光中   小時候   她收集蝴蝶和風箏   和春天其他的一切標本   但那些華麗的翅膀   而且脆弱   一吹就斷了   高三起   他收集車票和戲票   —全撕了角   為了一種瘟病叫戀愛   可終於收集不到   那女孩   然後他收集自己的美名   聽眾的掌聲   讀者的信   幾捆以後已經很疲倦   一把高額的冥鈔   那樣子握著   四十歲以後他不再收集什麼   除了每晚帶一疊名片   一疊蒼白難記的臉   回去餵一根憤怒的火柴   看餘燼裏竄走   一隻蟑螂
名 片隱 地 名片的主人 希望自己步步高陞。
翻讀名片 名片裡的名字 在夜的星空裡閃爍 有誰會追問彼此的明滅

玫瑰花餅隱 地   出門的路   回家的路   一條簡單的路   原先歡喜地出門   為了要買想吃的玫瑰花餅   讓生命增添一些甜滋味   怎麼在回家的路上   走過牯嶺街—   一條年少時候始終走著的路   無端地悲從心生   黑髮的腳步   走成白髮的蹣跚   我還能來回走多少路?   仍然是出門的路   回家的路   一條簡單的路
甜蜜的復仇夏 宇   把你的影子加點鹽   醃起來   風乾   老的時候   下酒
葬 禮辛波絲卡   「這麼突然,有誰料到事情會發生」   「壓力和吸菸,我不斷告訴他」   「不錯,謝謝,你呢」   「這些花需要解開」   「他哥哥也心臟衰竭,是家族病」   「我從未見過你留那種鬍子」你留那種鬍子讓我認不出來   「他自討苦吃,總是給自己找麻煩」   「那個新面孔準備發表演講,我沒見過他」   「卡薛克在華沙,塔德克到國外去了」   「你真聰明,只有你帶傘」   「他比他們聰明又怎樣」   「不,那是走道通過的房間,芭芭拉不會要的」   「他當然沒錯,但那不是藉口」   「車身,還有噴漆,你猜要多少錢」   「兩個蛋黃,加上一湯匙糖」   「干他屁事,這和他有什麼關係」   「只剩藍色和小號的尺碼」   「五次,都沒有回音」   「好吧,就算我做過,換了你也一樣」   「好事一樁,起碼她還有份工作」   「不認識,是親戚吧,我想」   「那牧師長得像貝爾蒙多」   「我從沒來過墓園這一區」   「我上個星期夢見他,就有預感」   「他的女兒長得不錯」   「眾生必經之路」   「代我向未亡人致意,我得先走」   「用拉丁文說,聽起來莊嚴多了」   「往者已矣」   「再見」   「我真想喝一杯」   「打電話給我」   「搭什麼公車可到市區」   「我往這邊走」   「我們不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